二次元小马甲甲甲

头像即本人
存放脑洞的地方
CP杂,脑洞文风都略怪,关注需谨慎
建设中…

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啦

现在是北京时间23:35,我刚刚和朋友吃完饭回到家里,胃袋饱胀,没有喝酒,一身火锅味。家里没人,作为淋淋真爱黑的我的室友正在首体看她的演唱会。

今天下午参加了一个美漫相关的活动(并非出自自愿),活动结束后一个小姑娘站起来提问,她说自己是个初中生,因为表弟的影响入了坑,最喜欢金刚狼。但是父母翻她刚入的漫画,看着这种画风和色彩,以及书里的各种粗口(“金刚狼粗口可多了”,小姑娘这么说道),告诉她希望这是她最后一本了。

“所以你们看我今天穿了美国队长。”她指了指T恤前端印的图案(嘉宾和现场的观众都笑了,大家都知道在复联2的电影中美队还吐槽过队友的粗口问题),“所以我想问问,目前国内引进这些漫画是不...

已备好材料!准备和同桌泡伏特加醉酒小熊软糖(然后周末加班的时候吃> <

再见,小学弟(下)

文/马甲


此文为《洪水猛兽》的Repo

(上)


(注:如未加说明,本文中所有(且只有)【带引号】的“我”均指代《洪水猛兽》一文的主角)


我从来没有设想过这个故事的结局。或许就我看来,在任何事物的发展过程中,结局都是最为无关紧要甚至令人沮丧的。结局意味着终结,意味着被消解掉的想象空间,意味着尘埃落定后再无基于未知的试探所带来的兴奋,意味着高潮过后一切都将趋于平淡。结局永远都是那个最高的点,登顶之后便无路前行,只能无可避免地滑向低处。

更何况,按照一般习惯性的划分标准,HE和BE,那么故事的结局无非会有两个不同的走向。在那个HE的结局中,“我”和小学弟最终走到了一起,甜蜜或平...

你怎…怎么了> <

快醒醒啊T-T(摇晃

再见,小学弟(上)

文/马甲


此文为《洪水猛兽》的Repo


(注:如未加说明,本文中所有(且只有)【带引号】的“我”均指代《洪水猛兽》一文的主角)


刘小枫先生的随笔集《这一代人的怕与爱》中收录了一篇叫做《记恋冬妮娅》的文章,在文章的开头部分,他这样写道:

“二十多年前的初夏,我恋上了冬妮娅。那一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早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但革命没有完,正向纵深发展。”

我想,或许若干年后,在某个吃完一碗海鲜泡面的周四,或是撸完一把串的周一,亦或是火锅店里独占一个锅子吃上一整夜的三月中旬,拖着被食物塞满着的沉重的胃袋和肉身,大脑却变得越发轻盈。“我”回到宿舍,伴随着室友的...

发现了一股新的涂鸦势力
好想胡诌个几股涂鸦势力互相争斗的中二故事…

All Luv Is Equal🌈

“他常谈论的一个话题是‘自杀旅行’,他说自杀旅行并不是在旅途中自杀,或者旅行到某个陌生的地方而后自杀,而是在不间断的旅行中使自己脱离固定的位置和身份,从而摆脱人世的纠缠。我想他大概一直都在为自杀旅行做着准备。”


解决了长期困扰我的一个问题诶。

下一页
©二次元小马甲甲甲 | Powered by LOFTER